团子Kaka

无梦

1.

路明非今年35岁,一位退休的电竞玩家,专业的那种。他并不是那种很火的选手,网上关于他的资料也少得可怜,不过只要是圈中人,都知道他的厉害。他本可以得到比现在更多的,不管是钱还是名。他的一个队友这么说过,他喝着营养快线——他从高中一直喝到中年,从没觉得腻过,把这个游戏之余还有空说话的队友怼到残血,单手。

是他不想出名吗?那当然不是。只是上天好像一直都不眷顾他,他技术手速脑力正值巅峰的时候还在上高中,功力只剩八成的时候他在修电脑,23岁的时候才被俱乐部挖了墙角,当了两年的候补,因为他太懒了还不懂说话,头一次来俱乐部就得罪了经理,

“这人头秃得像头驴。”

这句话直到现在还有熟人扯出来笑话他,在他经典语录里算是top10。

好不容易从冷板凳上下来,他被安排去当了奶妈。他也挺认命的,奶妈就奶妈,哪里需要奶哪里就有他。一当就是五年,因为他奶的技术太好了,有一次对手以为他队友丝血想夺人头,他这边躲在草丛里,一个大招放出队友直接满血,他还蓄着攻击把人打回老家,有时候又整场都潜水,让对面提心吊胆结果他冲得比主力还猛,不奶别人就奶自己,鸡贼得不行,被冠上了“天生就该当奶的男人”的称号,他对这个称号表示呵呵。

他的领导潜力被挖掘出来纯粹是巧合中的巧合。那次他和队长瞎闹,交换两人的骑士大号去打游戏,结果在小队里混得风生水起,把队长憋得话都说不出来,最后直说“你怎么玩得比我还好你不是奶妈吗?”,好像还有点怀疑人生。之后他就当上了副队,因为什么职业都玩得通,他又成了那钉子,哪里缺他他就去哪。模式还和之前一个样,不同的大概就是,涨工资了。挺好挺好,他抱着桶比之前贵了一点点的泡面,蹲在电脑面前如是说道。一旁的记着拍下他这张有点猥琐又有点搞笑的相片,登上当月的杂志。

再后来,那位兢兢业业的队长隐退了,因为结婚,所以队长就轮给了他当,顺便继承了账号,专业的职业也定了下来。不过他当上队长还没满一年,俱乐部就解散了。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知道内情的人都缄口不言,他也只好收拾铺盖走人。反正他技术也不算差,随便到哪重头再来都可以,他还不找女朋友也没有父母要养,因为他父母整天满世界的跑,一年未必能和他通几次电话根本,经费还是他们比较足,他只要养好自己就行。比较难捱的大概是新年,因为当年他进电竞圈的时候和叔叔婶婶家闹了矛盾,之后的几年间他和这个家庭的气氛一直都不怎么好,他还暂时失业了,回家——暂且称作是家吧,估计就是挨批挨批挨批,他抱着自己的鼠标和坐垫站在街头,望着头顶的艳阳,觉得自己想多了,现在才夏天,哪那么快就春节啊。

遂拍拍屁股回宿舍收拾好东西,上网查了查哪家俱乐部缺人他去面个试。

他的职业生涯前一半是混过去,后一半是玩过去的。

倒了七八年的霉运,他可算是找到了那么一点好运。在被炒鱿鱼的当天又找到一份新工作,陪练。也就是陪着那些训练营里的小朋友一起玩游戏,一起磨炼技巧,顺便谈谈未来的梦和想。挺轻松的一工作,他开开心心的去了,一点没觉得屈才,反正有钱有游戏玩就行,管是在哪玩啊?只是陪练不管吃住,他得自己租个地方来睡觉,他就这么遇上了人生中的金主,一个事业还未蓬勃发展的未来老总。他们命中注定般的盯上了同一间公寓,开始长达五年的同居生活。后来他成为他那位室友的摇钱树,一个默默无闻的职业选手。

最后,他的职业生涯还是结束了。在一个下雨的下午,他急着去买可乐喝,半路摔进下水道口,右手骨折了。他花了半年时间做康复,还是发现没有以前那么灵巧了,偶尔还会觉得有点疼。

他觉得,嗯,该是时候退休了吧?

于是他就退休了。很随便吧?无所谓了,反正他随便也没人会来说他浪费生命。

他的室友还是很良心的,给了他一笔丰厚的“退休金”。毕竟他也是开国大臣一般的人物,俱乐部能这么兴隆他贡献了不少心力。他数了数那笔数字后面的零有多少,合计上自己这么多年攒下来的钱,觉得自己这后半辈子,就算什么都不做,当个废宅,也可以小康到进老人院。

是不是觉得他没有出名很奇怪?因为他的老总刻意压下了关于他的消息,毕竟他这人没什么好宣传的,品德一般般,相貌一般般,整个人懒得像条蛇,一点表彰力都没有,除了游戏打得好根本一无是处,他自己也是心知肚明,从没想过要“扬名显贵”,就想着打游戏,顺便挣钱。

但如果有谁没眼力劲地贬低他,那呵呵,这个俱乐部不欢迎你,请另就别处吧。

这就是他的职业人生,说辗转也是辗转,说平淡也是平淡,因为他的心境平静得像冰面一样,要么掀起波澜,要么就碎的粉碎,然而至今为止他还没遇上能让他整个冰面破碎的事,人的话以前有过一个,就是他的高中同学陈雯雯,那真的是他人生中唯一一个女神,不过那都是过去式了。他的暗恋就像那个表情包一样,滑稽搞笑。

他在别人的人生中,有时是个笑话,有时是个传说,大多时候只是个过客。

退休当天,他一个人走在街上。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送别晚会,他就像是出门溜达一样,没人会盼着他早点回来,他觉得这样挺好的。他走在漫长的夜景里,渐渐的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在等自己。

他好久没觉得迷惘了,上一次迷失在这座城市里应该是高考完那天。不必说,三年的摸鱼会造就出一个怎样的他,光是那个成绩单就足以让婶婶脸色精彩了。第一次,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没什么非去不可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想去的地方”。

他好像去哪里都可以,没人在乎他,包括他自己。

像之前一样,他最后在一个路边摊停下步子,他已经饿到不行。他透着啤酒瓶上的倒影,仿佛穿过了岁月,看到多年前一样颓废迷茫的自己,叼着一串羊肉,想着美丽的远方。周围是嘈杂的人群,他永远融不进去,永远处在最边缘的地带。

吃饱,他掏出自己的银行卡结了账,拍拍屁股回到公寓。他的舍友半年前就搬出去了,人富了谁还想窝在这么间狭小的房子里,谁还想和另一个人共享自己的私密。这公寓本来不大,但他一个人住就有点大了,他也不擅长收拾,屋子常年是乱糟糟的,像垃圾堆。可他就喜欢这样的垃圾堆,他待在这个垃圾堆里就有种回到家般的踏实。

他在里面找出新买的游戏,戴上耳机玩了起来。玩到一半起来找水喝时才发现自己背后一直有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的。那是他过去的室友。

我靠…

他差点捏坏游戏手柄,真的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你都不换钥匙的啊?

他现在的老总把钥匙放地上,说我看你玩起游戏来,连家里进贼都不知道。

他心虚的存档,去给自己倒水喝,顺便给这个客人也弄了一杯。

说好的手不好使了呢?

老总立刻提出这个要命的问题,他手僵了下,慢吞吞的说,玩久了会疼……

我看你就是随便找个借口想退休吧?

咳咳……不要说的那么直白,既然你都知道了还答应我退休?

我能有什么办法,你是我室友呗。

他在心里呵呵笑了几声。

哦哦,谢谢你大人有大量。

没事。反正你做得已经够多了。

嗯……

他捡起手柄,有点想玩,但是碍于有人又不好意思。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不知道。

你玩,没事。一边玩一边听我说就行。

哦…

他就真的接着玩了起来。

我觉得你这个人活得挺失败的。

哦哦。

这场对话就此结束了。路明非无动于衷的态度让他的室友相当失望,又随便说了几句心灵鸡汤,很快就起身离开了。他摁着游戏机的键盘,心里觉得对方说得很对。

可那又怎么样?

从一个人的心理层面看,他自高中毕业以来就再也没进步过,一直都是那个喜欢打游戏的小孩,不思进取没有理想,确实挺失败的,可他失败得很开心啊。即使他的人生一片空白,他甚至说不出他当电竞选手时有什么快乐或者失意的时光。

他从来不快乐,也从来不悲伤。所有情绪衡量得清清楚楚,刚好达到零和局面,他只死守着最开始那一点点的充实快乐。

他的手机叮咚了一声。他拿起来看,日期更新了,最顶上有一条醒目的提示:

祝您生日快乐路明非先生,今天您36岁了,希望您以后的每一天都如阳光般灿烂。

您的手机助手安娜。

哦,我又活过了一年。可喜可贺。

路明非放下手柄,觉得自己挺厉害的,退休的时间都卡得那么准,卡在自己生日前一天。

他戳了戳游戏显示屏,他在玩一个养成类的游戏,游戏目的是把自己的猫咪养得越来越乖巧可爱,他选的是只蓝瞳的布偶猫,他越养越偏,这猫非但没有听话,反而是一天天的皮了起来。他手指点在猫的胡须上,灰毛的猫咪正熟睡着,不知道他如此放肆。

他想了想,决定明天去领养一只小猫。于是存档关掉了游戏,他埋进沙发的抱枕里睡下了,为明天的计划积攒体力。

结果他第二天抱回来的是只血统不纯的二哈,因为前天收容所里的猫被领完了。养了半年以后二哈变成肥哈,很适合他这个肥宅主人。但他觉得这狗肥得有点过分了,他又不是在养猪,遂天天牵着他的肥哈出去遛,遛着遛着有一天他们发现了一窝小猫,装在小纸盒里,可能还有张主人留下的纸条,不过他们没找到有。把这窝猫咪送到收容所,收容所里的志愿者问他要不要领养一只回家,他踌躇半天,蹲下来对他的肥哈说,以后这猫和咱就是一家人,你要是敢欺负它你就蹲门口不许吃饭,听到没有。他觉得肥哈是听懂了的,于是抱了一只毛发纯白的小奶猫回家。

事实证明,他根本无需去特意警告肥哈,因为被天天被欺负得很惨的是狗不是猫,有时打到他都要去劝架。他应该给他的猫取名为斗战胜喵而不是什么甜不拉几的岚岚,肥哈该改成傻哈,天天被打还屁颠屁颠的跟在人猫大爷尾巴后边。傻逼透顶。

某天他再次听到手机叮咚一声,手机管家提醒他要跨过40大关了,他一边擦着新屋的玻璃一边回头看,他的猫和狗坐在一块吹着风扇,风扇背后是一堆用胶带封起来的纸箱,夕阳的余晖打在乱七八糟的家具上,显得它们很旧。他觉得这样的生日也不错,像泡在一杯温热的红茶里一样,温暖的一塌糊涂。

TBC(?)

——————————————————————

大概这是明非没被诺诺领走世界也不会毁灭的世界线(?),命运啊屠龙啊什么的都与他无关,他可以简简单单的当个普通人。

不喜欢原创路人的话可以把这个当结局,有灵感的话我会把接下来的写完。

看来换季了呢

起床出来溜达的时候,风里有种冬天的感觉。
(好冷啊一换季我就想感冒,鼻子有点塞塞的…话说秋天都没过完怎么就冬天了23333)

去看电影啦啦啦

看的是无双,观看体验良好👌看他们飚戏我真的很舒爽,BGM也好听,等原声集(乖巧)。
——————————————————————————
以下是涉及剧透的吐槽:
中途觉得李问像是拿了女主剧本一样,最后发现我想多了,这是个狼人社会的不行(✘_✘)。
一直觉得画家是李问和阮文的过激cp粉(✘)
吴秀清那里我已经脸盲了,到了画展才发现画家是真的狠,不仅把名改了脸居然也整了,彻底和阮文一个样。
听李问的叙述,真的觉得处处充斥着白学现场:
从一开始的画家→李问→阮文到之后的画家→李问(→)←秀清自己最后的秀清→←李问→阮文,看的我十分酸爽(。)
我还想站画家和李问的cp来着,他们同框的镜头绝对是可以安排过的2333我还跟朋友说,等以后网上有正版了,我截图和她弄情头。可惜了……
前面造假钞的时候的BGM真的是让我哭笑不得,太励志了吧,不过从李问的角度来看,还蛮符合心境的。后面拉灯后的对白真的很有感觉: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你觉得我可以拒绝你吗?
两次相对比,我心情复杂。
事后的对话我有点头皮发麻:
你要我变成什么样我就变成什么样,好吗?
好。特别好。
秀清眼眶渐渐变红的那个特写,太扎心了。
除了这里还有之前秀清和女警官的对话:
他是唯一的,不会再有第二个
话不要说得太早。
对话之后警官便在别人身上看到了男友的影子,烟雾散去后就像场短暂的梦。
秀清应该也被这场对话影响了,最后压死他的还是李问的话,他们的爱终究不是真的。她最后说自己累了,说他们就像船一样,从没走出去过一步一直在原地打转。李问对她说秀清,不要。想要挽回她,她只笑说:
我不是阮文吗?
随即引爆了船艇。
我不由自主的和电影的内容联想在一起:
感情就像钱一样,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
这个算影评吗233333

今日份的吐槽:诺诺的顺序靠前我没意见,但是第一个怎么就成了恺撒?刻墓碑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恺撒emmmmmm不过芬格尔和师兄上榜我有点小开心,师兄弟情谊还是在的👌比小魔鬼好多啦,坐在他哥哥面前都还是没有姓名的(。)
今天也是祈祷小魔鬼不要凉的一天(。)

小鸟和歌

散步时的脑洞产物
——————————————————————————————
路明非今天起了个大早,整理完自己乱糟糟的房间,开始一点一点打扫研究所的宿舍。以前他和父母一起住在这里,因为研究人员很少,整层楼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住着,多出来的房间自动变成杂物间或者书房,现在人烟更是稀少,他父母外出取材顺带参加研讨会,一连两个月没着过家了。他把走廊里的饭桌拖回客厅。这里的房间设计有问题,开的窗非常小,仅仅用来换气,直接导致屋内昏暗得不像白天,唯一光亮的地方就是走廊,两头都开着大大的窗户。他挺怕黑的,看着窗外的常青藤和飞过的小鸟还会开心一些,就把饭桌移到这里来。窗台上常年积着枯叶和灰尘,他没事会去清扫一下,保证自己吃饭的时候观感良好。
不过现在不行了。他扯起衣领抹了抹汗水,费劲力气终于把有他两个人长的桌子拖到客厅。今天他爸爸妈妈回来了,肯定会在家里吃饭。走廊里其实很狭窄,桌子他都是侧着放,坐在宽的那边吃饭,长的那边紧紧贴着灰白的墙面。他捏捏发麻的双臂,打起精神又去洗了块抹布。整个上午就在擦擦洗洗中度过了。
接近正午时他抬头看挂钟,想起昨天的电话里妈妈说可能下午才能到家。他捶着肩膀思索自己的午饭,突的看到窗沿上立着只尾尖是青黑色的小鸟,小鸟啄着常青藤,时不时侧头看他,他们就偶尔能对上视线。他看到那双芝麻大小的眼睛里透着的光景,感觉看到了整个世界,清澈又干净。他轻手轻脚的凑了过去,小鸟没被惊到,仍寻找着藏在叶片间的毛虫。于是他很简单的就捉到了它,小鸟瞬间僵硬,紧缩着翅膀躺在他手心里,眼睛飞快转动,眼里不再清澈,充满了机警和抗拒。
午餐到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没警惕性的鸟,不过也好他已经很累了,没精力去抓什么鸟,如果没有这只鸟他可能会守在捕鼠夹边上一整个中午。
他的手不能动,只好一路踢着矮凳,最后他踏上凳子,身高刚好能使用洗手台。腾出一只手来,鸟儿立刻开始挣扎,不过他没多做折磨,轻轻掐着小鸟不断扭动的脖子,另一只手摸到了菜刀。小鸟的翅膀从掌间逃了出来,他脸色平淡,只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整只鸟都呈倾斜状,只有脖子被他死死摁在砧板上。他比了比鸟头的大小,手起刀落。他吐了口气,平复自己稍快的心跳。因为薄薄的刀身堪堪蹭着他的手背过去,再偏那么一点,他手背那层皮就削没了。
些许血液溅到他脸上,他闻到一股腥味。他已经很习惯这种味道了。从那个小偷光顾这里,偷走他放在床底的现金开始,已经过了大半个月,这十几天他都靠着平日途径这里的小生物过活,还好他人小,需要的营养也少,坐着不动不消耗能量,日子不难熬。而且可能是担心他不知道怎么交水电费,爸爸妈妈直接交了几个月的钱,也没断过水电。他抓着没了头的鸟儿,拎到水流底下冲洗。小鸟的头部躺在砧板上,呆滞的双眼仍凝望着他,只是不会再动了。他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放下今天的午餐,甩干手上的水把鸟头扔进垃圾桶,接着打开冰箱的冷藏柜。里面放满了各种小生物的头部,有小鸟的,有老鼠的,有蜈蚣的,还有蜘蛛的,它们齐齐望向冰箱门的方向,像标本一样。他把这些首级扫进垃圾桶,这才放心的去准备午餐。
要是被爸爸妈妈看到就不好了。
(明非要当个好孩子哦。)
嗯,好孩子不会杀小动物来吃的。
(明非要乖乖的,不要到处乱跑,外面很危险。)
嗯,我都没出去过哦,我很乖吧?
(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不会的就打电话给我们好吗?)
哦,可是你们都不接。
不过我也把自己照顾得很好啊。
洗到断口不会再流出血来,他放下小鸟,把一锅水放上煤气炉,点火。他跳下矮凳,把垃圾清了清,提起垃圾桶里装垃圾的黑色塑料袋,走向走廊的尽头。那里有一处拐角,向左拐有一扇铁门。那里好像是研究所的实验地点,他很少有机会去那里。虽然从不上锁,但每次偷溜过去他都会被爸爸发现,久而久之他也放弃了,他的好奇心一向不强,能懒就懒。不过现在没人会抓他,他也经常从这里出去扔垃圾。门后依旧是走廊,窗户被窗帘严严实实的遮着,透过隔音并不怎么好的墙壁他听到电子设备运作的声音,和冷冷的带着机械气味的电子提示音。
“重启倒数,3……2……1,开始检验,…无误………警告…检验中止!倒数开始,3…………”
走出宿舍就是空旷的场地,没有什么树也没什么可以玩的地方,他丢完垃圾就回去了。
他一边走神一边用沸水浇洗鸟的躯干,忍着烫把鸟毛拔干净接着又洗了一遍。他起得太早了,生物钟完全调不过来,他整个人都是迷糊的,但他又太兴奋了,醒来以后根本没法再睡下。他胡乱清了一下内脏,又用水洗干净,直接就扔进锅里来大火煮汤。
感觉又不怎么饿了。他抬头看厨房的天花板,上面攀着只蜘蛛,前几天他才吃了几只它的同类,用铁丝串起来悬在火上面烤,满屋子都是煎蛋的味道。
你好啊。
他很无聊,就跟蜘蛛搭起话来。蜘蛛当然不可能回应他,他只是自言自语而已。
午安。
他看着蜘蛛爬回来时的缝隙里,又说了一句,拜拜。

解决完午餐,时钟指向1点。
他来到爸爸妈妈的房间,里面是一张双人床,一个窗边的书柜,一个墙角里的衣柜,一张靠在墙边的书桌,桌上是一部笨重的笔记本电脑。他接上电源,想玩扫雷或者蜘蛛纸牌再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下午一点半,扫雷通关。
两点,蜘蛛纸牌。
三点,扫雷自定义。
三点半,电脑死机。
他拔掉电源,躺到床上,盖上被子。外面的太阳开始落下。
四点,从噩梦中醒来。他缩在被子里不想动,整个人还沉浸在梦的冰冷里。梦里他是只没有双足的鸟,飞过千山万水,越过海洋,看过暴风雪,最后精疲力尽想落到某处的屋檐上,却因为着陆时没看清一路坠落,摔在了地上,跌折了翅膀,再也飞不起来。屋里走出来一个男孩,蹲下来透过他的眼睛看着世界,那个男孩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然后他就醒了。
他吸吸鼻子,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坐了起来。他走出房间,没有人回来过的样子。他收拾了一下头发,坐到屋子的门口,靠着门沿发呆。
平时嘈杂的电子声突然没了,他发现这其实是个很好的时间。阳光还没有变得阴沉,也不会太热,走廊里安安静静的,很适合平躺着睡觉,睡多久都不会有人来理。他的意识在寂静中再次模糊。

清醒时隐约感觉到身体周围很暖和。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他掀开被子,看看窗外,天黑下来了,不知道他睡了多久。气温好像骤降,他裸着双臂有点冷,就披着被子出了房间。刚好赶上爸爸出门那一刻。
其实他根本什么都看不清,只是觉得那个影子很熟悉,还隐约感觉到心底里有只小鸟欢腾的飞了起来。他摇摇晃晃地走过去抱住男人的大腿,口齿模糊的喊:
……爸爸…
男人弯下腰,摸摸他的头,醒啦?
醒了…妈妈呢?
在楼下等我,你要再睡一会儿吗?
嗯……妈妈呢?
他抱得更紧了,还蹭了蹭。他心里的小鸟撞上了墙,有点晕头转向的不知所措。
男人无可奈何的笑出声,明非乖,妈妈还在等我呢。
我很乖啊………
他低声说着,咬人的心都有了。
男人只好抱着他在屋里转圈。
这次我们很快就回来,保证不超过一个星期,好不好?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上了哄人的语气。
他躲进男人怀里,越缩越小,想把自己缩成一件行李,跟着他们一起,去哪都好。

爸爸还是跟着妈妈一起走了,他还是没能倔到最后,还是松了口说:好吧……你们要早点回来啊。男人跟他拉勾勾,说保证早点回来。接着便提着行李走了。
他躺在自己的小床上,隔壁又响起带着寒意的电子声,他听不清父母离开时的引擎声。等到万物重归平静,他盯着天花板觉得胸口那里空空如也。他甚至希望他们不要再回来,每一次送他们走他都觉得自己被慢慢拿走什么,说不定哪天他就什么都没了,连最后那点,希望再见到他们的念头也被拿走。
不过他还是坐了起来,走到书桌前,桌上有一只信封,里面鼓鼓囊囊,应该是钱。比两个月之前的还要厚。一瞬间他很想把信封包括信封里的东西全烧了然后打电话——
然后什么?
他一腔的愤懑突然熄灭,像是木偶没了线。心里的小鸟飞不起来,因为它摔在地上跌折了腿还被人捡走熬成了汤,被它自己喝掉了。

他还是把信封收好了锁到柜子里,免得再被偷走。走到走廊里,白日里最为明亮的地方被黑暗笼罩,他推着饭桌要把它重新推到走廊里去。他一边推一边哼歌:
世上只有爸妈好……有他们的孩子像块宝,嘿呀嘿呀拔萝卜——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一闪一闪亮晶晶,hijklmn,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嘿嘿!参北斗啊,嗯…………你有我有全都有啊!嘿嘿!全都有啊~
推回去时比拖出来省力多了,他不到半分钟就把桌子推回原地,嘴里唱着儿歌,坐到桌子上面。黑暗里只有他的歌声和他作伴。他每次在黑暗里害怕到睡不着时都会唱歌给自己壮胆,儿歌并没什么驱魔的能力,一片寂静中只他一人的声音,反而会让他更加头皮发麻。
不过现在,他不会再觉得这样孤独了。他躺在桌上,自己给自己唱安眠曲: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他只是觉得,喉咙堵得慌,歌也渐渐无法唱下去。其实他很想跟男人说,你们不要走。他因为这句没能说出去的话,喉咙梗塞到失声。

后来,他被寄养在叔叔婶婶家里。他在心里默默埋葬了那只没有头部的自由的小鸟。
后来,他很喜欢坐在天台边上,望着远方的CBD灯火阑珊,吹着从海洋穿过大半个城市来找他的风。他还是很喜欢唱歌,他唱给小鸟听,唱给从不曾正视他的城市听,再也不唱给自己听。
再后来,他一边哼着短而缓慢的调子寻找自己的墓碑,想着要给自己的鸟儿找一个新的地方住。
最后,小鸟从坟墓里钻了出来,死而复生。他没力气再唱歌时,小鸟绕着他转圈,叽叽喳喳的唱起了歌。
最后的最后,他和小鸟一起长眠于泥土中,世上再无他们的歌声。
————————————————————

最想写的地方往往不知道要怎么写,难受……

国庆礼物到账了www

今天我最喜欢江南老师!!!!(一条五块)

谁来抱抱我……
每天都在“我是怎么和这群优秀的人呆一块的??”,“我别是进错了班吧?和“我靠作业好多啊——————————”中来回怀疑人生,在班主任的强势威逼下苟且存活,靠着手速做完的作业自己都没眼看,我应该去普高的(哭死),这样压力还没那么大,我都脱发了(妈耶我需要生发剂)。老师还说要给自己高要求,不是重本而是985和211。
天呐。
头都秃了。
还有如果考试不考好要转班转宿舍。谁来救救我的自尊心和交际恐惧症。
现场表演一个自我爆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了

不说了我要去跑圈,江南你之前写成那个鸟样我原谅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要回学校了……还要军训……

hhhhh

难受得回去看了眼上周的更新,发现师兄应该是路诺cp粉,过激的那种:
路诺🔒死了,钥匙我扔海里了(???)